11700800_865188636896427_5276580917177963146_n

  11050650_865191023562855_930012203545311922_n 

  劉冠意教授書畫篆刻欣賞一許瑞龍珍藏15公分x15公分四方一高1尺半  

 

 

 

 

牧童到書法家一許瑞龍前傳一

序 文:推介書法名家許瑞龍先生

第一章:牧 牛 到 學 徒

第二章:一鳴驚人一首次參加臺灣省書法比賽得獎

第三章: 自 修 到 拜 師

第四章:名 士 不 怕 出 身 低

第五章:許老師書法教學方法及要領

第六章:桃園縣文化局邀請演講書法入門

第 七章:談 個 展 與 成 就

第八章:許老師漫談書法與歷代名家碑帖之認識

第九章:許老師書法教學與學生比賽得獎成果

第 十章:結論

                   推介書法名家許瑞龍先生

一個人的成功,固然有其天份,但更要靠自身不斷的努力。書法家許瑞龍先生就是這樣一個人。

一般人對書法家的刻板印象,常認為是一頭白髮,滿臉鬍鬚,穿長袍,着馬掛的長者;但瑞龍先生卻是一位溫和、憨厚,真誠、率性的中年文士,他是書法界遠近馳名的傳奇人物。

     許瑞龍先生是嘉義縣朴子鎮人,現住桃園縣八德市。他從小即酷愛書法,惟家境清寒,請不起名師指導,因此,早年自無師承可言,只好靠臨帖自修,苦學不輟,歷數十年,三十五歲那年,他參加台灣省第四十屆書法比賽,在三百餘件作品中,以「除暴安良」一作,脫穎而出,自此聲名遠播。

     許先生不僅精通真、草、隸、篆各體書法,猶精擅鐘鼎金石,其作品曾應邀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創作展,桃園文化局個展,及國內外名書法家邀請展等::現任桃園縣藝文書畫學會理事長,對文化藝術之交流及推廣功不可沒。

    許先生除不斷努力追求個人書法領域之提升外,更不忘提拔後進,培育新秀,他精心撰寫「習書八字法秘訣」、「四體千字文」「楷書結構運筆法」、「臨漢禮器碑法帖」等多本書法著作,對有志研習書法者臨摹學習,助益甚大,獲各界好評。

     許先生深感自己年幼失學之苦,延聘名師指導之難,乃於自家二樓開班研習書法,授業弟子、無分老少,長幼一堂,共同為傳承發揚書道之美而勤教勤學,並視學生程度個別指導,因材施教,可從基本筆法學起,也可從臨摹古帖入手,學生經許先生指導之後,參加書法比賽,每有優異表現,屢獲佳績。

     許先生認為凡事認真學習,必有所成。每一個時間開始練習書法都不嫌晚,坐而言不能起而行,則永遠無法成功。古人說:「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對自己想做的事,而且是對的事,全心全力以赴,成果必定豐碩。

    寫字如打坐,沉思、默念、能定心、忍性、去躁、既練力也練心,如此修身養性,既涵泳個人儒雅氣質,也創造了社會祥和的氛圍。願人人拿起毛筆,效法許先生勤學苦練的精神,在書法世界為自己的心靈開闢一方福田。

深仰許先生書藝精湛,並有心推廣書道,弘揚社教,爰樂為之介。   武陵高中校長吳正牧謹識

南 _NJKLoBDEk.EdvMf64uwaQ 我最懷念的父母親

 

第一章牧

        從牧童出身而成功的故事古今有之,中外有之。就以台灣本土例子就不勝枚舉;今年六十六歲的名木雕大師—朱銘先生,台灣苗栗人,窮苦農家出生,十三歲那年即離家拜師學木刻,傳統師父教他的是寺廟的神像、佛身雕塑,奠下精湛深厚木雕基礎。朱大師不久便自立門戶,自創風格,仍不滿現狀,於民國五十七年,再次拜楊英風大師門下。

楊英風為當代著名雕塑家,楊大師曾留學日本和義大利,擅長大型抽象不鏽鋼作品,朱大師乃本土雕塑家,結合了楊大師之抽象風格,因此,朱大師之「太極」系列、「運動」系列等名作都有楊大師之影子。線條粗獷、形狀活躍、豪放、野性十足。當然朱大師並非全屬倣製,晚期作品「人間」系列,如一九八0以後之「太極」、一九六一之「玩沙的女子」、一九七二之「媽祖」、一九七三之正氣「關公」完全展現自己的創作,成為一代雕刻大師。

朱大師從農村走出,從牛背滑下,由學徒到大師的辛路歷程與許瑞龍老師的故事十分相似,都與雕刻結下不解之緣。

      許老師與朱銘大師的時代背景、家況雷同,只是各人追求的目標不同,一個是書藝兼金石,一個是純木雕藝術。證明人只要有目標,有方向,有理想,加上努力,最後一定會成功。成功的定義不是做大官、發大財。「成功既非立名,也不為利,也不是得到什麼位子,自己的努力做到了,於心無愧,就是成功。」

<<許倬雲語>>

      許老師家居嘉義縣朴子市偏僻的農村,國小畢業後,即隨著家人種田,農忙過後,每天與牛為伴。大家都知道在農村,牛是農民最大財富之ㄧ,犁田靠牛,拉車靠牛,堆積有機肥料也靠牛,所以牛是不可或缺的謀生好伙伴,印度人視牛如神,牛在田裡吃稻苗都不准驅離,直到牛吃飽為止。在台灣雖然沒有把牛當神看,但民間有很多人不吃牛肉,也是對牛發自內心的一種崇敬。

許老師牧牛跟其他牧童不同之處,不是將牛放到山上或草坪後,就只顧自己玩耍,牛努力在尋找食物填飽肚子即滿足,許老師則坐在河邊或林蔭下沉思,努力尋找自己未來要走的路,拿著一根樹枝在平地的沙堆上畫呀畫的,發現利用枝條當筆、大地當紙,也可以練字,因此,每天將牛放牧後,自己便到河邊沙洲,拔蘆葦、砍竹枝學寫字。

天天如此,努力不輟,寫出了興趣,也寫出了心得,練字形、練腕力,久而久之,愈寫愈順,心想:「無力改變家中的環境,何不設法改變自己?」。牧牛不能當職業,人必須有一技之長,寫字是一門學問,何不與文字結緣呢?

此時,許老師已經十四歲了,自覺鄉下無發展,大丈夫志在四方,何不到外地看看,以長見識呢?晚上他將這個想法,大膽向家人稟明。許老師之尊翁也深有同感,自忖死守家園,勞碌一輩子,但求一頓溫飽都難以如願,孩子有志外出謀發展,何嘗不是一條活路,和老伴商量後,同意放行。但孩子只有十四歲,如何放心得下!幸好有位同鄉朋友在台北市開印刷廠,何不將孩子交給那位朋友照顧,又可以在印刷廠學得一技之長呢!

主意已決,許父立刻寫下朋友的地址交給許老師,並再三叮嚀,寄人籬下不比在家,要勤勞、要守分,尊敬老闆、友愛同事,多做事、少說話。台北乃繁華之都,我們是窮苦人家,不要和別人比奢華。

許老師規規矩矩站在父親面前頻頻點頭,手中捏著父親友人的地址緊緊不放,惟恐一放手便飛跑了。懷著滿心歡喜,徹夜輾轉難以入眠,躺在床上計劃著明天的行程,另一方面也幻想著未來的生活。

想著,想著,不覺雞已啼,鴨已呱呱出籠覓食,今日農村之早晨來的特別早,許老師雖然一夜未入眠,精神卻十分興奮,起床盥洗,整裝待發,十四歲的許老師,第一次出遠門,既緊張又興奮,不在話下,家人也忙得團團轉,母親忙著打點早餐和車上吃的中餐,父親忙著檢查腳踏車輪胎的氣夠不夠,準備載孩子到車站,大家忙完後,正要分手時,此刻母親兄姊等家人均依依不捨,有人流淚,但終須一別。

許父躬着身軀,用力踩着那台「伍順牌」的腳踏車,許老師提着簡單的包袱,坐在車子的置物架上,與家人揮揮小手,揚長而去。許老師從此結束了牧牛的生活,臨走前仍走到牛欄裡看著,伴他多年的那頭老牛,走近摸摸牛頭,心裡不停地向牛說聲再見。

那時農村車輛少,交通順暢,很快到了車站,許父深知孩子年幼,一個人在外,身邊無錢,肯定會出狀況,乃掏出九十塊錢給兒子,並殷殷叮囑:「出門在外要特別照顧自己,如果不適應台北生活,再坐車回來,家永遠都是最安全的避風港」。

火車起動了,許老師推開車窗,揮著小手,含著淚水向窗外父親說再見,直到車子走遠視線模糊才回車位,此刻許老師才體會到一個人離家的孤單寂寞。

火車平穩地在省道上奔馳,嘉義離台北有多遠?那時許老師根本沒概念,反正天黑前一定到台北,想到台北,許老師既興奮又膽怯,興奮的是台北不比鄉下,一定是熱鬧非凡;膽怯的是,如果今天晚上找不到父親朋友的地址,怎麼辦?睡哪裡?吃什麼?一連串的問號和煩惱湧上心頭。

許老師年紀雖小,困苦人家的孩子較早熟,心想既來之則安之,台北小孩又不止我一個,別人能生存,我也能,因昨夜沒睡好,利用車程中睡一覺再說。

當許老師醒來時,火車已到台北車站,下了車,人海茫茫,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許老師邊走邊問到了忠孝東路,拿出父親交給他的那張條子,上面寫著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四十二巷三號,許老師乃鼓起勇氣,問行經他身邊的一位中年男子:「請問大叔,重慶南路怎麼走?」那男子見許老師很有禮貌,也很樂意告訴他:「上天橋向右走,再過兩個街口,就是重慶南路」。許老師提著包袱,爬上天橋,向下一看,盡是人頭,心想台北的人真多,白天都如車水馬龍,入夜豈不更熱鬧,安頓好之後,晚上出來好好逛一逛。

許老師按地址號碼,先找巷弄,再找門牌,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順利找到了父親朋友開的「東南印刷廠」走進門去,見到一位老伯,上前自我介紹,說明來意,那位看似老闆的伯伯說:你是同鄉許先生的兒子呀!歡迎!於是招呼許老師坐下,工友忙倒茶,休息片刻,由李姓工友帶著許老師往二樓走,指引許老師今晚睡覺的房間,然後告訴許老師起居作息時間和工作概況,許老師都聽在耳裡,深怕忘記,還用紙條小心翼翼將細節記上,以便日後遵行。

許老師很有禮貌的請教這位大叔應怎麼稱呼,並自我介紹說:「我來自嘉義鄉下,今後請多指教。」這位自稱姓李的先生也很客氣說:「不要緊,過一段時間生活環境就會習慣,這裡的老闆對每一位員工都很好,他會敎你怎麼做。」

在員工晚餐前,老闆把許老師叫來前面說:「開動前,我向大家介紹一位新伙伴,他叫許瑞龍,是我故鄉嘉義一位朋友的小孩,他年紀小大家要把他當作自己弟弟一樣看待與照顧。請大家鼓掌,以示歡迎許小弟弟加入我們「東南印刷廠」一起工作。

許老師回到先前那位李大叔所指定的桌位用餐,六人一桌,四菜一湯,飯隨意吃,年幼的許老師晚餐和大家一起吃,感覺非常滿意。飯後,其他員工要加晚班,許老師尚未分配到工作,無所事事,但不敢出去玩,只好在廠房裡看看大家忙來忙去,很想幫忙做點什麼?又不知從何下手,到了晚上八時回到二樓房間,反正沒事洗個澡就先睡了。

第二天許老師天未亮就醒了,與一般青少年習慣睡大覺不相同,許老師在鄉下每天都是早起的,到台北仍未改變習慣,睜著眼睛在想,今天老闆會分配他什麼工作,能否勝任?不能勝任如何克服,心想只要本著鄉下人,勤勞樸實的精神,即使有一點差錯,老闆也不致責難,不管什麼工作都要虛心學習,不懂就問,努力完成就行,許老師打定了主意,因此吃過早餐後,就和大夥到工廠等著被安排上工。

「東南印刷廠」是一個規模不大,但很有制度,有工作紀律,早上八時一到,全體工人到齊,按個人任務各就各位。許老師仍站在一旁,不知所措,此時老闆走過來,對許老師說:你先見習一天,看別人怎麼撿字、怎樣排版,明天你再正式上工。許老師就兢兢業業站在其他工人後面,看著別人撿字、排版、印刷、切割、裝訂,綑綁、打包、搬運,忙進忙出。

許老師自覺別的他不會,搬運我總會吧!因此,就加入幫忙搬運工作行列,起先搬得滿起勁的,兩個小時後,才發覺越搬越重,體力有些不支,才主動停了下來,休息之後用心看別人如何對稿、撿字,因為明天要做什麼不得而知,怎能不用心看,不著手做呢?

每天下班後,住台北的工人都回家了,只有南部上來的工人吃住都在廠裡,許老師除了白天學撿字、排版外,晚上還負責廠房清潔工作,學徒總比別人多做一些,許老師也不以為意,下班無事反覺得無聊。

許老師在清理廠房的同時,發現許多可用之廢紙,認為扔掉了可惜,於是將它張張疊好擺在自己房間,直到廢紙愈積愈多,他乃大膽向老闆陳述自己想法,並向老闆借了三塊錢,到書店買了一枝毛筆,利用空閒練毛筆字,這比在沙洲上用竹枝樹條寫好多了。「有筆寫字真好!」,許老師好興奮!他常常晚上寫到十一、二點才休息,有些字,看不懂,更不明!其義,但寫起來興趣又喜歡!半年下來,許老師至少也寫了幾百張。

老闆發覺這孩子還真有幾分毅力與天分,乃送許老師一本歐陽詢字帖,許老師有了範本,每天練得更勤,有時寫到三更半夜一、二點,他甚至限定自己紙未寫完,今晚不得休息,即使寫完了,他也躺在床上仍念念不忘,還將剛才在紙上寫過的字,再用手指在自己的肚皮上,再寫一遍才安然入睡。

       光陰荏苒,日月如梭,許老師上台北不覺已過了三年,撿字寫字也練了三年,這時許老師已十七歲,鄉下困苦的孩子較早熟,許老師此時開始思考今生到底要以什麼為業,目前工作無技術性,即使做個出色的撿字工或排版工,自己也無資金開廠當老闆,而永遠寄人籬下做工人也不是辦法,要自立自強就必須有一技之長,應朝自己興趣發展才有出路。

他心想,自己書讀得不多,但對文字頗有興趣,寫毛筆字不能當職業,何不拜師學刻印。因此,辭了印刷廠工作,在台北市博愛路一家刻印社,又從學徒做起,一雕就是三年,時間過得真快,許老師現在不僅書法自成一家,金石篆刻亦名聞遐邇。目前許老師除了教書法之外,還掛牌操刀雕圖章為業,不能不佩服許老師年輕時,目光之遠,設想之深。

     人生境遇對自己「積極一點,逆境就會好一些」,許老師明知自己學歷不高,所以從不放棄自修學習機會,以苦學成功的人作為效法榜樣。許老師從不去跟別人比,只跟自己比,只要今天比昨天好就高興了,因為他知道,「人比人氣死人」,人的智商、環境及機遇等均不相同,怎能比呢?要比也要如古人所說:「前人騎馬我騎騾,低頭思量我不如,後頭尚有推車者,比上不足下有餘。」這樣才能心平氣和,歡喜自在。。「本書承蒙桃園縣政府印製」

大師許瑞龍

古居朴子邑

世代家務農

稚幼清寒

苦耕田牧牛

進取

書法勤不倦

益多

真兼草隸篆

承習王顏柳

台省參美展

入選載殊榮

金環書法賽

優等

稱許承翰

八德鄉

巧藝入妙

金石精傳世

鐘鼎碑碣

詩書冠群雄

術業所成

聲譽

偉哉許大師

典範眾

美國德州休士頓大學

永久榮譽藝術教授王獻亞敬識

創作者介紹

牧童到書法家一許瑞龍前傳一桃園市政府編印

許承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