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OwAjmgrebS2QTELLMOsQ.jpg   wKnOJmxNZyESQXqbnkbx8g.jpg    YbH5YhD46ycGNT0XwS5JAw.jpg 

normal_1253111580_0賓  

                 先總統 蔣公訓詞嘉言

「生活之目的是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存」,「生命的意義是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活」,可以說是革命的人生觀。我們怎樣做人,豈能盡到嚴謹為人之責任,尤其人生最重要,就是人生之「生」字,有兩大分別,一個生命,另一個生活。所謂「生」就為人類生活,群眾生命,民族生存,國民生計而「生」。人生之目的,到底是什麼?就是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如果每人自私自利,不顧百姓肌凍痛苦,這還算得是人生嗎?還有什麼人格可言,生活之目的,究竟是怎樣呢?假如一個的生活,只管自己個人的生命,而不問團體之生活如何,置之度外,不管全體人類之生活怎樣,這是與一般動物的生活一樣,不是人追尋的生活,所謂人的生活,必須增進全體人類的生活為目標。一個人生存在宇宙,最多平均活不到一百年,人本是一個互相競爭生存的動物,但因為人類文化進步,生命始終就有一種向上衝動。這一點有向上利他的衝動,存之於心便是「德」,施之於心便是「善」,故「德」自覺,而「善」貴及人,自覺就是「明德」,及人就是「至善」,所以一個人有利他人之傾向,便能由親親而人仁民,由仁民而愛物,凡是一個人忠愛父母兄弟,人類,社會,國家,民族,都是一點利他性的擴充。不過人類往往蔽於私欲,汨其天性,所以要「明明德」,要「親民」,要「止於至善」,一個人活在世界上,祇不過數十寒暑,真所謂「人生一世間,如白駒過隙」,最多百年總難免於一死,若眾生而忙碌不得悠閒,臨終不得其所,便與草木同腐,湮沒無聞,試問這種人生有什麼益處?對於國家對於社會有何裨益?凡是具有意義的人生,到了四十歲,正是年富力強,不惑不懼,卓然自立的時期。所以一個人創業的基礎,大多建立在四十歲以前,而成功通常在四十歲以後。生命亦是綿綿不息,所謂「與天地合德,與日月合明」,而永不中斷的道,這才是人生中真善美之神聖最高使命。所謂宇宙自然無窮之生命,乃是上帝所賦予人類萬物的主宰,而決非任何人力量所能作為,亦非任何科學所能詮釋的。故這上天之命,亦可作賦予之意來解釋,因之所謂命,就其根本而言,就是天性。而其對於宇宙萬物的功用而言,乃是自然遵行的天理。做一個人,就要創造個人生命,即承先啟後,薪火相傳,前繼祖宗父母,延續後代子孫之歷史的生命!任何個人的軀體,終必趨於腐爛,但其生命的光輝,生命之價值,卻是永遠不滅,而千秋萬世長存的地方!生命不是片刻的,而是整個的;不是短暫的,而是持久的;不是隨軀殼而俱亡,而是藉著事業而發展的。人的生活,除了追求物質以外,還有更高尚的精神生活,這精神生活的本質就是生命之所在。我們個人的生命,乃與國家民族前途,共其成敗,同其榮辱。所以大家必須養成益勵其革命精誠,為自己,保衛國家,延續其無窮的生命,創造其可大可久的功業。

以上先總統 蔣公訓詞嘉言係摘自秦孝儀先生所編修嘉言人生篇,│中華民國八十五年三月五日於高雄

謝大師 宗安拜題│許師 瑞龍恭書。

                         

normal_1253066832_1山  

1157520_507081622707132_923685408_n.jpg許  

 

 

 牧童到書法家一「本書承蒙桃園縣政府印製」

 

         許老師家居嘉義縣朴子市偏僻的農村,國小畢業後,即隨著家人種田,農忙過後,每天與牛為伴。大家都知道在農村,牛是農民最大財富之ㄧ,犁田靠牛,拉車靠牛,堆積有機肥料也靠牛,所以牛是不可或缺的謀生好伙伴,印度人視牛如神,牛在田裡吃稻苗都不准驅離,直到牛吃飽為止。在台灣雖然沒有把牛當神看,但民間有很多人不吃牛肉,也是對牛發自內心的一種崇敬。

許老師牧牛跟其他牧童不同之處,不是將牛放到山上或草坪後,就只顧自己玩耍,牛努力在尋找食物填飽肚子即滿足,許老師則坐在河邊或林蔭下沉思,努力尋找自己未來要走的路,拿著一根樹枝在平地的沙堆上畫呀畫的,發現利用枝條當筆、大地當紙,也可以練字,因此,每天將牛放牧後,自己便到河邊沙洲,拔蘆葦、砍竹枝學寫字。

天天如此,努力不輟,寫出了興趣,也寫出了心得,練字形、練腕力,久而久之,愈寫愈順,心想:「無力改變家中的環境,何不設法改變自己?」。牧牛不能當職業,人必須有一技之長,寫字是一門學問,何不與文字結緣呢?

此時,許老師已經十四歲了,自覺鄉下無發展,大丈夫志在四方,何不到外地看看,以長見識呢?晚上他將這個想法,大膽向家人稟明。許老師之尊翁也深有同感,自忖死守家園,勞碌一輩子,但求一頓溫飽都難以如願,孩子有志外出謀發展,何嘗不是一條活路,和老伴商量後,同意放行。但孩子只有十四歲,如何放心得下!幸好有位同鄉朋友在台北市開印刷廠,何不將孩子交給那位朋友照顧,又可以在印刷廠學得一技之長呢!

主意已決,許父立刻寫下朋友的地址交給許老師,並再三叮嚀,寄人籬下不比在家,要勤勞、要守分,尊敬老闆、友愛同事,多做事、少說話。台北乃繁華之都,我們是窮苦人家,不要和別人比奢華。

許老師規規矩矩站在父親面前頻頻點頭,手中捏著父親友人的地址緊緊不放,惟恐一放手便飛跑了。懷著滿心歡喜,徹夜輾轉難以入眠,躺在床上計劃著明天的行程,另一方面也幻想著未來的生活。

想著,想著,不覺雞已啼,鴨已呱呱出籠覓食,今日農村之早晨來的特別早,許老師雖然一夜未入眠,精神卻十分興奮,起床盥洗,整裝待發,十四歲的許老師,第一次出遠門,既緊張又興奮,不在話下,家人也忙得團團轉,母親忙著打點早餐和車上吃的中餐,父親忙著檢查腳踏車輪胎的氣夠不夠,準備載孩子到車站,大家忙完後,正要分手時,此刻母親兄姊等家人均依依不捨,有人流淚,但終須一別。

許父躬着身軀,用力踩着那台「伍順牌」的腳踏車,許老師提着簡單的包袱,坐在車子的置物架上,與家人揮揮小手,揚長而去。許老師從此結束了牧牛的生活,臨走前仍走到牛欄裡看著,伴他多年的那頭老牛,走近摸摸牛頭,心裡不停地向牛說聲再見。

那時農村車輛少,交通順暢,很快到了車站,許父深知孩子年幼,一個人在外,身邊無錢,肯定會出狀況,乃掏出九十塊錢給兒子,並殷殷叮囑:「出門在外要特別照顧自己,如果不適應台北生活,再坐車回來,家永遠都是最安全的避風港」。

火車起動了,許老師推開車窗,揮著小手,含著淚水向窗外父親說再見,直到車子走遠視線模糊才回車位,此刻許老師才體會到一個人離家的孤單寂寞。

火車平穩地在省道上奔馳,嘉義離台北有多遠?那時許老師根本沒概念,反正天黑前一定到台北,想到台北,許老師既興奮又膽怯,興奮的是台北不比鄉下,一定是熱鬧非凡;膽怯的是,如果今天晚上找不到父親朋友的地址,怎麼辦?睡哪裡?吃什麼?一連串的問號和煩惱湧上心頭。

許老師年紀雖小,困苦人家的孩子較早熟,心想既來之則安之,台北小孩又不止我一個,別人能生存,我也能,因昨夜沒睡好,利用車程中睡一覺再說。

當許老師醒來時,火車已到台北車站,下了車,人海茫茫,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許老師邊走邊問到了忠孝東路,拿出父親交給他的那張條子,上面寫著北市重慶南路一段四十二巷三號,許老師乃鼓起勇氣,問行經他身邊的一位中年男子:「請問大叔,重慶南路怎麼走?」那男子見許老師很有禮貌,也很樂意告訴他:「上天橋向右走,再過兩個街口,就是重慶南路」。許老師提著包袱,爬上天橋,向下一看,盡是人頭,心想台北的人真多,白天都如車水馬龍,入夜豈不更熱鬧,安頓好之後,晚上出來好好逛一逛。

許老師按地址號碼,先找巷弄,再找門牌,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順利找到了父親朋友開的「東南印刷廠」走進門去,見到一位老伯,上前自我介紹,說明來意,那位看似老闆的伯伯說:你是同鄉許先生的兒子呀!歡迎!於是招呼許老師坐下,工友忙倒茶,休息片刻,由李姓工友帶著許老師往二樓走,指引許老師今晚睡覺的房間,然後告訴許老師起居作息時間和工作概況,許老師都聽在耳裡,深怕忘記,還用紙條小心翼翼將細節記上,以便日後遵行。

許老師很有禮貌的請教這位大叔應怎麼稱呼,並自我介紹說:「我來自嘉義鄉下,今後請多指教。」這位自稱姓李的先生也很客氣說:「不要緊,過一段時間生活環境就會習慣,這裡的老闆對每一位員工都很好,他會敎你怎麼做。」

在員工晚餐前,老闆把許老師叫來前面說:「開動前,我向大家介紹一位新伙伴,他叫許瑞龍,是我故鄉嘉義一位朋友的小孩,他年紀小大家要把他當作自己弟弟一樣看待與照顧。請大家鼓掌,以示歡迎許小弟弟加入我們「東南印刷廠」一起工作。

許老師回到先前那位李大叔所指定的桌位用餐,六人一桌,四菜一湯,飯隨意吃,年幼的許老師晚餐和大家一起吃,感覺非常滿意。飯後,其他員工要加晚班,許老師尚未分配到工作,無所事事,但不敢出去玩,只好在廠房裡看看大家忙來忙去,很想幫忙做點什麼?又不知從何下手,到了晚上八時回到二樓房間,反正沒事洗個澡就先睡了。

第二天許老師天未亮就醒了,與一般青少年習慣睡大覺不相同,許老師在鄉下每天都是早起的,到台北仍未改變習慣,睜著眼睛在想,今天老闆會分配他什麼工作,能否勝任?不能勝任如何克服,心想只要本著鄉下人,勤勞樸實的精神,即使有一點差錯,老闆也不致責難,不管什麼工作都要虛心學習,不懂就問,努力完成就行,許老師打定了主意,因此吃過早餐後,就和大夥到工廠等著被安排上工。

「東南印刷廠」是一個規模不大,但很有制度,有工作紀律,早上八時一到,全體工人到齊,按個人任務各就各位。許老師仍站在一旁,不知所措,此時老闆走過來,對許老師說:你先見習一天,看別人怎麼撿字、怎樣排版,明天你再正式上工。許老師就兢兢業業站在其他工人後面,看著別人撿字、排版、印刷、切割、裝訂,綑綁、打包、搬運,忙進忙出。

許老師自覺別的他不會,搬運我總會吧!因此,就加入幫忙搬運工作行列,起先搬得滿起勁的,兩個小時後,才發覺越搬越重,體力有些不支,才主動停了下來,休息之後用心看別人如何對稿、撿字,因為明天要做什麼不得而知,怎能不用心看,不著手做呢?

每天下班後,住台北的工人都回家了,只有南部上來的工人吃住都在廠裡,許老師除了白天學撿字、排版外,晚上還負責廠房清潔工作,學徒總比別人多做一些,許老師也不以為意,下班無事反覺得無聊。

許老師在清理廠房的同時,發現許多可用之廢紙,認為扔掉了可惜,於是將它張張疊好擺在自己房間,直到廢紙愈積愈多,他乃大膽向老闆陳述自己想法,並向老闆借了三塊錢,到書店買了一枝毛筆,利用空閒練毛筆字,這比在沙洲上用竹枝樹條寫好多了。「有筆寫字真好!」,許老師好興奮!他常常晚上寫到十一、二點才休息,有些字,看不懂,更不明!其義,但寫起來興趣又喜歡!半年下來,許老師至少也寫了幾百張。

老闆發覺這孩子還真有幾分毅力與天分,乃送許老師一本歐陽詢字帖,許老師有了範本,每天練得更勤,有時寫到三更半夜一、二點,他甚至限定自己紙未寫完,今晚不得休息,即使寫完了,他也躺在床上仍念念不忘,還將剛才在紙上寫過的字,再用手指在自己的肚皮上,再寫一遍才安然入睡。

       光陰荏苒,日月如梭,許老師上台北不覺已過了三年,撿字寫字也練了三年,這時許老師已十七歲,鄉下困苦的孩子較早熟,許老師此時開始思考今生到底要以什麼為業,目前工作無技術性,即使做個出色的撿字工或排版工,自己也無資金開廠當老闆,而永遠寄人籬下做工人也不是辦法,要自立自強就必須有一技之長,應朝自己興趣發展才有出路。

他心想,自己書讀得不多,但對文字頗有興趣,寫毛筆字不能當職業,何不拜師學刻印。因此,辭了印刷廠工作,在台北市博愛路一家刻印社,又從學徒做起,一雕就是三年,時間過得真快,許老師現在不僅書法自成一家,金石篆刻亦名聞遐邇。目前許老師除了教書法之外,還掛牌操刀雕圖章為業,不能不佩服許老師年輕時,目光之遠,設想之深。

     人生境遇對自己「積極一點,逆境就會好一些」,許老師明知自己學歷不高,所以從不放棄自修學習機會,以苦學成功的人作為效法榜樣。許老師從不去跟別人比,只跟自己比,只要今天比昨天好就高興了,因為他知道,「人比人氣死人」,人的智商、環境及機遇等均不相同,怎能比呢?要比也要如古人所說:「前人騎馬我騎騾,低頭思量我不如,後頭尚有推車者,比上不足下有餘。」這樣才能心平氣和,歡喜自在。。「本書承蒙桃園縣政府印製」

1488078_563459620402665_703052778_n.jpg牧  599339_528027493945878_1038501639_n.jpg牛  1378826_536632573085370_1402318630_n.jpg瑞  1384373_536632586418702_1113176451_n.jpg龍  

 

  

許承翰大師本名瑞龍,號牧孜,生於台灣嘉義朴子。十四歲特立獨行,離鄉背景,單槍匹馬,遠到台北闖天下,書藝過程歷經艱辛,獲得豐碩的「成果。」年幼時喜愛書法臨池數年有成,專心浸淫於真草隸篆,歷代名碑,無不臨摩,專攻於書法藝術金石篆刻、從歐褚切入為根基,懷素、二王、諸位歷代名家著手,許大師書法先後游藝於謝宗安、李超哉、陳其銓、王北岳、王靜芝、張光賓、吳平、連勝彥、等大師指導,轉益多師受到大師之啟迪精進不「凡。」張光賓大師讚聯:「瑞曜硯田光萬丈、龍盤筆陣成一家」、詩書獨樹一格,許大師之詩韻及書道猶如:「媲美李杜、漸進鍾王」、先後於台灣國立藝術教育館暨桃園縣文化局第一展覽室舉辦個展,桃園縣政府特為許大師編印「牧童到書法家」專輯一冊、真是難能可貴、屢次桃源美展免審邀請作家,參與國中小評審及書法聯展與比賽獲獎,作品國父紀念館典藏,曾獲四十屆全省美展入選、四十屆國軍金環獎優選、二屆篆刻優選、桃源美展二十一屆入選、出版書法字帖專輯五冊,聲譽名孚中外、遠近馳名的書法大師。

許大師為人憨厚,平易近人,最值得一提許大師與內人陳秋敏女士,自嘉義朴子遷居桃園縣八德市三十幾年,育有兩男一女,平時對於藝術文化推廣不餘遺力,並榮任桃園縣承薪翰墨書畫學會一、二屆理事長暨武陵十友書畫社第八任社長,許大師乃是現代有名詩人,詩作共有兩百多首、實欽可佩:「詩書雙冠」,其中一首詩,以八德市八個舊地區的地名,拼作成七言律詩一首,將律詩寫成隸書體作品呈送給八德市公所收藏,給八德市民知道舊地名「八塊厝」的由來,自由時報也大篇幅報導,受到八德市長何正森的欽佩及讚揚,聘任為桃園縣八德市民大學書法教師,學員很踴躍參與書法學習皆非常歡心,許大師乃於自家二樓開設書法研習班,長幼一堂,培養後起之秀無數,學生經許大師指導之後,參加書法比賽,每次優異表現屢獲佳績,自己女兒許嫚珊也寫了一手好書法,曾獲得高中組書法比賽第一名,許大師從小秉持家訓,白手起家,教導兒女有方,長子許志倫在家經營開店,次子許爾倫國立嘉義師範學院畢業,現任桃園縣國小老師,堪為社會青少年之楷模。

許大師勤以「弘揚書法」終身推廣為己任,精通詩書,書法功力深厚,四體兼優,李超哉大師讚句:「神韻並美,氣息和暢」、書風深獲好評,此書「許瑞龍楷書千字文」付梓前夕,謹綴數語,一方面對許大師之苦學精神與成就表示推崇,一方面也推介該書給時代青少年鼓勵和學習,「學書法小孩不會變壞」並宏揚中華文化,推廣書藝教育,在書法界開拓一片大雅芬圍,更是令人敬佩,深仰許大師書藝精湛,推廣書道,弘揚社教,卓然有成,迄今桃李滿天下,足資眾人效法,爰樂為之介。

  美國德州休士頓大學永久榮譽藝術教授 王獻亞 敬識 

F23_20090704091223150.jpg

   鄭禮勳老師賀詞

創作者介紹

牧童到書法家一許瑞龍前傳一桃園市政府編印

許承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